admin 12月/ 7/ 2020 | 0

【环球时报-环球网报道 记者 朱梦颖】5日下午,在以“疫情下世界·危局与变局”为主题的环球时报2021年会中,专家就“化解‘卡脖子’会不会走入新误区”的议题展开精彩讨论。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表示,“卡脖子”怎么解决的问题实际上是中美科技脱钩的问题。针对脱钩问题,倪光南院士有三个看法。

倪光南

倪光南院士表示,第一,脱钩是人家强加于我们的,不是我们善良愿望可以改变的。第二,脱钩本身能迫使我们冲出重围,有更好的发展。“我觉得我们有可能,而且实践证明也可以做到,通过自立自强,通过制度创新,解决脱钩引起的困难,解决制裁引起的困难。”这是一种趋势,根据目前国际情况大形势来看,好像目前不太有逆转的可能,所以要有一种思想准备长期应对这种局面。”

倪光南院士还表示,第三,如何应对脱钩,无非就是两点:一种就是有什么条件,我就无条件答应你,大体上我觉得能够满足的话,中国重要的科技都不做了,都用外国的了,外国垄断市场,我们自己就不能发展比较好的技术,整个中国领域就是用外部技术控制,就是无条件的用国外的东西替代,自己一切创新都不要做了。第二种就是目前的做法,如果制裁我们,那么我们就补齐短板,把长板拉长,争取在制裁之下,在困难之下冲出重围,有更好的发展。“我觉得我们有可能,而且实践证明也可以做到,通过自立自强,通过制度创新,解决脱钩引起的困难,解决制裁引起的困难。”

责编:赵宽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casaamaro.com